着手全面开展工业企业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工作,  互联网与传统企业

摘要:欧洲供应商第一季度铝箔发货量呈上升趋势,在经历一段不稳定时期之后国内需求稳步增长。
欧洲供应商第一季度铝箔发货量呈上升趋势,在经历一段不稳定时期之后国内需求稳步增长。    欧洲铝箔协会European
Aluminium Foil Association
EAFA表示,由于受到来自非欧洲国家生产商的激烈竞争,出口仍然存在压力。    据最新数据显示,与2015年同期的218,500吨相比,2016年前三个月略微下降0.6%至217,000吨。
(来自:中国铝业网)

摘要: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其趋势和转型的必然性,毋庸置疑,但为什么许多企业却纷纷折戟在转型路上呢?面对互联网,印刷等领域的传统企业该如何迎接?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其趋势和转型的必然性,毋庸置疑,但为什么许多企业却纷纷折戟在转型路上呢?面对互联网,印刷等领域的传统企业该如何迎接?  互联网思维,你真的懂吗?  互联网有互联网自身的思维方式,也有自身二十年来已趋向成熟的运作机制,甚至于一个和传统企业格格不入的文化差异。  互联网与传统企业,一个就像20出头的摇滚青年,一个就像睿智淡定的老者,而这两者间总归会有一个平衡点:关于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思维碰撞的平衡点,即:  即独立的部门  独立的决策  独立的经济  互联网研发≠做个APP  如今中国企业家也逐渐重视研发,无论国企还是私企的老板,很多都会谈自主研发,但在实际中大部分企业家还是会因为投资的资金问题而放缓“脚步”。或者财大气粗的老板会把钱给外包,说“做个APP”。这是互联网+的研发吗?当然不。  互联网+研发,有一套互联网思维下的线上运作方式。不同于传统科技的研发模式和规则——高精尖的人才、仪器,做出一个“所有方面都合格,某一方面突出”的产品。  而线上并不是这样的运作规则,互联网市场的云雾效应,以及互联网产品的争分夺秒。线上的研发,首先是摸清受众面,其次是针对特定受众面的特定研发,针对特定受众面的特定宣传。以及不断的快速、重复、更新研发过程。  转型,是融合之术  有了特定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行动标准的独立部门,再加以互联网化的快速重复研发。似乎前途就一片光明了。但互联网人的做事风格、待人接物,在传统的企业里简直格格不入。企业俨然成了两个头行走的怪物。一个说向左,一个说向右。  企业可以有两只脚也应该有两只手,但只能有一个头。这个头便是企业的领导层。头一直是在中间的,不偏不倚。  在传统企业的互联网部门逐渐崛起的时日,领导层也应该与此同时“吸收”互联网的血液,与自身融合。这不止于领导层自身的学习、进取,也包括肯定传统部门地位及经验的互联网人加入领导层。
(来自:中国印刷)

摘要:从宁波市环保局获悉,目前,宁波市已制订完成《宁波市工业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方案(2016~2018年)》,着手全面开展工业企业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工作。
从宁波市环保局获悉,目前,宁波市已制订完成《宁波市工业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方案(2016~2018年)》,着手全面开展工业企业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工作。
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大多数来自于石化、化工企业,它会增加环境空气中PM2.5与臭氧的浓度。我市石化、化工工业比重较高,根据去年全省对12个行业VOCs排放调查结果,我市12个行业中重点企业的VOCs排放量在全省重点企业中排名第一。为此,我市把VOCs治理放在突出位置加以推进。
近日,记者走进位于镇海的宁波LG甬兴化工有限公司。作为LDAR(泄漏检测与修复)的首批试点单位,LG甬兴在2013年引入该项目后,共有49206个检测点被纳入LDAR范畴,无组织废气收集点从267个增加到516个。
2013年第一次检测泄漏率为0.32%,到今年3月份进行的第7次检测,泄漏率仅为0.06%。根据专业软件计算,此举减排近6吨的VOCs。
根据刚刚出台的《宁波市工业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方案(2016~2018年)》,我市将在全市开展石化、化工、涂装、合成革、印刷包装、纺织印染、橡胶和塑料制品、木业、制鞋、化纤、化学品储存和运输业、电子信息等12类重点排放行业的VOCs污染治理。
到2018年,完成全市200家重点企业和500家一般企业的治理工作,700家企业VOCs污染物排放量削减30%以上,企业在VOCs污染的源头减量、过程控制、末端治理和环境管理方面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其他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的排放和固体废物的处置符合标准和规范要求,为行业内其他企业的整治提升提供示范。
(来自:东南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