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中子星并非全部是脉冲星)自旋产生的引力波的结果,我国智能电力仪表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在美国物理学会最近的年会上,参与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项目的科学家透露,世界上最成功的引力波探测器、已两次捕获到引力波的LIGO确定了新的观测目标——中子星、超新星等超大质量天体,希望能进一步揭开笼罩在这些庞大天体头上的“面纱”。  引力波或很常见  引力波是由一些宇宙中最“暴力”事件引发的时空涟漪,被认为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实验验证中最后一块缺失的“拼图”。  2016年2月11日,LIGO项目科学家宣布首次直接探测到双黑洞并合产生的引力波;2016年6月15日,他们再次宣布“非常清晰”地探测到引力波的存在。科学家们认为,两次明确探测到引力波信号表明,引力波并非偶然事件,未来将有可能继续探测到中子星等其他天体在碰撞过程中产生的引力波。  答疑解惑仍需观测  今年1月28日,LIGO团队宣布,他们看见了两个引力波候选事件,符合预期的每月一次的频率。  科学家们指出,如果这些事件被证明是真实的,那么LIGO将获得更多来自黑洞并合的引力波。这将进一步帮助人们回答诸如恒星如何演化以及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能否经受住考验等问题。    LIGO探测器  美国西北大学的巴蒂尔·拉森在会议上接受采访时表示:“回答这些问题的唯一途径是进行更多同类型的观测。”  “聆听”中子星制造的波  随着LIGO探测器不断升级,科学家们将能够管窥太空中的中子星、超新星以及其他巨大事件的内部,或者看到新事物。  加拿大天体物理学研究所的普拉什·库玛说:“既然我们已经看见了双黑洞并合产生的引力波,那么,升级后的LIGO接下来最有可能发现双中子星的并合产生的引力波。”  银河系约有10亿颗中子星,但人们仅仅观察到了其中的2500颗,引力波或许提供了一种新方式,让人们能够研究很多用望远镜无法看到的中子星的特征。  LIGO团队近期发表了首个搜索脉冲星(脉冲星都是中子星,但中子星并非全部是脉冲星)自旋产生的引力波的结果,但被调查的200颗脉冲星,没有一颗释放出可被探测到的引力波。尽管如此,研究结果让科学家们发现很多脉冲星非常圆。LIGO团队成员、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引力物理学研究所的埃文·戈茨在年会上表示:“有些是非常圆的天体,比地球或人类制造出的任何物体都圆。”  脉冲星和其他中子星是非常庞大的天体,使得它们仅仅通过自旋就能持续不断地制造出引力波——如果它们不是完美的球体,那么任何微小的隆起都能制造出波。  科学家们指出,如果我们能从双中子星系统那儿捕获到波,那么,它将帮助我们了解其神秘的内部情况。中子星的内核可能是由中子组成的超流体,这些中子簇拥得如此紧密,因而能毫无摩擦地流动。在这个超流体内部,中子能自由漂移。这些流体的运动由中子星围绕其伴星的轨道所驱动,中子星和伴星离得越近,那么内部流动越快。  这些运动会产生驻波,人们用可见光无法观测到这些驻波,但能使用LIGO看到它们。LIGO团队成员、麻省理工学院的余杭(音译)表示,这些波正位于LIGO探测的“最佳听音位置”,提高探测器的灵敏度有望让我们看见这些波。  希望看到超新星内部  即使我们用普通望远镜看见的事物其实也隐藏着很多秘密。超新星背后的机制很难通过观测进行研究,因为这么巨大的爆发产生的灰尘和噪音可能让科学家们无法获得清晰的图像。在银河系,超新星爆发大约每50年出现一次。但核塌缩超新星是宇宙间能量最大的爆发,产生的引力波应该正好位于LIGO目前的探测范围内。  科学家们希望,这些波能让我们看见超新星内部。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安东尼·梅扎卡帕说:“我们现在能借助核塌缩超新星模型预测引力波信号,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据工信部消息,《中国制造2025》“1+X”规划体系已全部发布。规划体系中的“1”是指《中国制造2025》,“X”是指5大工程实施指南、2个专项行动指南以及4个发展规划指南。  5大工程实施指南包括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工业强基、智能制造、绿色制造、高端装备创新工程。其中,智能制造工程以数字化制造普及、智能化制造示范为抓手,推动制造业智能转型,推进产业迈向中高端;高端装备创新工程以突破一批重大装备的产业化应用为重点,为各行业升级提供先进的生产工具。  此次规划体系的发布,不仅是中国制造2025加快推进的一个信号。对于仪器仪表行业而言,也是其加快智能制造,迈向高端化的助推器。  制造业的智能化转型已成为未来发展趋势,不仅是政策引导,市场也正不断推动着仪器仪表向智能化转型升级。以电力仪表为例,随着我国电力的不断发展,智能电网、特高压建设为仪器仪表行业带来了严峻挑战,迫切需要其日益智能化。不仅是我国,在世界范围内,智能电网已成为现代电网技术发展的必由之路,而智能电网的实现不仅是输电过程的智能化,还涉及到电网终端及中间运营环节的一整套环节的智能化实现过程。为满足智能电网的建设,电力仪表必须不断引进吸收最新技术成果,持续提高研制开发能力。    自2011年开始,我国智能电力仪表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市场销量不断扩大,近三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9.62%。我国电力仪表已初步形成产品门类品种比较齐全,具有一定生产规模和开发能力的产业体系,目前也有很多企业专注于高端智能电力仪表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在市场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但国外一些知名度较高的企业凭借自身强大的资金实力和较高的品牌知名度,在国内市场中仍占据一定份额,尤其是在中高端领域。  随着科技的发展,高精尖领域的优势将被放大,届时,掌握高端核心技术的企业将在激烈的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尽管我国电力仪表企业市场占有率较大,但大量分散的中小型企业在未来的科技浪潮下岌岌可危。  工业和信息化部长苗圩曾指出:“以智能制造为抓手,用互联网带动整个工业转型升级成为当务之急。中国装备制造业原有的传统优势正在减弱,装备制造业以每年25%的超高速增长时代已经结束,目前需要用以智能制造为主的高端装备制造为引领,带动整个产业转型升级。针对这一现状,我国将加快推动发展工业机器人、传感器、智能仪器仪表等关键部件和装置,实施智能制造装备发展专项。”  借着政策的东风,我国仪表企业应加大投入科研力度,加强核心技术的自主化研发,提高产品质量,布局高端制造领域,以适应未来高自动化与智能化趋势,迎接更多机遇与挑战的到来。

我国空气质量监测治理相较于土壤污染治理等,有着丰富的经验。此次《方案》的印发,将在以前的基础之上,再次提高我国环境治理水平,助推仪器仪表企业发展。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相关要求,推动我国各个地方政府开展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我国环保部近日正式印发《城市环境空气质量变化程度排名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以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变化率作为变化程度排名指标进行排序,适用于国家对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半年度和年度环境空气质量变化程度的排名。  随着《方案》的正式印发,我国环保进程也在不断加快,全国各省市以改善生态环境、优化空气质量为目标的“战役”也正式打响。这也意味着打造环境友好且宜居型居住地已经成为我国未来城市建设的主要发展方向。而在实现宜居城市的进程中,仪器仪表作为环保监测领域的前线“战士”,将扮演着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可以确定,随着我国对环保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仪器仪表行业未来的市场也将越来越广阔。  《方案》明确了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的计算方式,利用各参与排名城市纳入国家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网的所有评价点位数据,计算排名时段(半年、年)及上年同期内各项污染物浓度(其中,SO2、NO2、PM10、PM2.5为24小时平均浓度,CO为24小时平均第95百分位浓度,O3为日最大8小时平均第90百分位浓度),再根据污染物浓度计算单项指数,最后计算得出各城市排名时段及上年同期空气质量综合指数。  从《方案》公布的空气质量综合指数计算方式可以看出,环境监测数据将会成为城市空气质量排名的重要参考数据。而该项计算的完成,需要加快构建各个地区空气质量监测网络,进一步提高仪器仪表精确度和灵敏度,以保障监测数据的准确性。对于仪表行业而言,提高仪表产品的科技含量,不断谋求创新,加大相关领域的科研投入力度,才能为我国城市空气质量排名提供强力的技术支撑。  此次城市环境空气质量排名将环保监测具体到每一个地区,再次成为仪器仪表企业的关注热点。随着我国环保活动的开展,一些仪器仪表企业已经开始积极参与政府项目,不断强化相关环保产品研发。需要注意的是,在环境监测过程中,与监测仪表相关的上下游行业也同样重要,这些行业或许将有更大的市场前景。  我国空气质量监测治理相较于土壤污染治理等,有着丰富的经验。此次《方案》的印发,将在以前的基础之上,再次提高我国环境治理水平,助推仪器仪表企业发展。  诚然,我国国产仪表与进口仪表仍有不小差距。对于国产仪表企业而言,想要在空气监测等环保领域大展拳脚,必然要提升自身实力,进一步实现全方位发展,才有可能在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标签: 监测仪 仪器仪表